河上秋高捕蟹时

  记得小时候,每天秋冬季节,父亲总会去河里抓螃蟹。当然是用“螃蟹毡”。所谓的“螃蟹毡”,是用加工过的四根竹子两两对称,作为一个框架。篾青朝内,篾白朝外。下面系着一张约3.5平方米的方网而成,利用篾青的张力,使方网展开,形状有点像蒙古族的毡房。
  整个捕捉工具制作并不复杂。取较有韧性的毛竹,锯成长2米的竹筒,再用篾刀剖开宽约2厘米的竹条,用刨刀处理棱角,使竹条光滑一些。然后在离下端二、三厘米切一个挂方网的防脱缺口,再把下端削尖,备用。
  织网需要一把大号的梭子,2厘米宽的尺板,用尼龙绳为纲,用粗棉线为织线。一般熟练的人员,编织一张网只需要三个多小时。把织好的方网挂到四根竹子下端,一个捕捉螃蟹的工具制作完成。螃蟹毡是一个可以折叠的工具,方便收藏与搬运。
  配套装置,就是取一根长约五六米的竹杆,晾干。上面分别钉上金属直销和倒钩,用以安放和收取螃蟹毡使用。
  傍晚时分,父亲扛着数十件螃蟹毡等工具来到河边,选择合适的地方,把螃蟹毡平整地展开,把竹杆勾起螃蟹毡,伸到离岸边约三米处的河里,慢慢放下,然后用竹杆轻轻敲击几下,再试着摇晃一下,确认安放稳妥。再抓起一小把大米,抛洒到方网中央,作为诱饵。凭经验,隔一小段距离放置一张螃蟹毡,疏密没有严格限制。
  晚饭过后,天色逐渐暗了下来。父亲一肩背着鱼篓,一肩背着电筒,电筒可以容纳三节干电池,亮度的增加,以牺牲小灯泡的寿命为代价,所以得多准备几颗备用。扛着竹杆,前往河边。我紧跟后面,提着一个马灯。秋天的夜晚,寒意袭人,马灯散发出的热量,至少可以暖手!
  到达第一个螃蟹毡的位置,怕惊扰螃蟹,我们尽可能放轻脚步,只见父亲用电筒对准螃蟹毡的顶端位置,伸出竹杆,弯勾对准螃蟹毡顶部,用力稳稳一提,整个螃蟹毡就给拎了起来。卡在另一个直勾上面,凌空悬挂,不会下滑。此时电筒的强光聚焦到方网的中央,螃蟹似乎受到惊吓,可是几只蟹脚卡在网格中,动弹不得,只能乖乖束手就擒,成为篓中之物。
  偶尔还会有意外的收获,比如鲫鱼、草鱼、河虾、黄鳝等。当然也会不经意间发现网中盘着水蛇,此时,只能放低渔网浸到水中,让水蛇自已慢悠悠地游走。
  接着,把螃蟹毡重新放回原处,洒上小许大米。我们继续往下一个螃蟹毡走去。
  大约每半小时,我们去回收一次。运气好的,一个螃蟹毡就可以捉到好几只肥大的螃蟹。回到家里,打开鱼篓,小心翼翼地把一只只螃蟹捉出来,放到大水桶里,用竹筛盖上。留下一部分自己享用,多余的部分拿到集市去卖!“水痕秋落蟹螯肥”,在物资匮乏的年代,就是餐桌上难得佳肴美味。膏红螯肥味鲜的螃蟹,就着酱料。让邻居垂涎三尺,艳羡不已。
  记得有一次,父亲捉螃蟹回来的路上,路过自家的一块水稻田,发现排水口被一块石头样的东西塞着,心里正嘀咕着,这是谁呀,这么欠手。仔细一瞧,原来是一只大鳖。回到家里一称,竟然有两斤多重。后为母亲用这只鳖给我换回了双很时髦的鞋子,家人戏称为“鳖鞋”。
  过了季节,螃蟹毡折叠起来,放到通风处,次年使用时,再进行修补或更换。村里有好几个人是用这样的方法捕捉螃蟹,高峰时,有100多张螃蟹毡,村民远赴其他村庄的河流去作业。大概到了90年代,河里再也没有螃蟹的遗迹,盛极一时的捕捉螃蟹方式,也就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线。

吴笔建

中国林业网2月20日讯  
笔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