湿地行杂记

       如果我说现在所住的地方室外只有15摄氏度,你信吗?以前我也不信,每当东北的朋友表达对家乡凉爽夏日的怀念时,我总抱持着“夏季全国普遍高温”的刻板印象。然而事实证明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当我来到兴凯湖湿地之后,终于完全地信服了。
新华社美丽中国湿地行的队伍在哈尔滨短暂停留之后,分为了东西两线进行采访。东线将要去往的地方包括:鸡西市兴凯湖、虎头镇、珍宝岛湿地、洪河农场、洪河湿地(三江湿地)、抚远县、黑瞎子岛湿地、富锦市、佳木斯;西线的行进路线为:伊春市、新青湿地、美溪湿地、齐齐哈尔市、扎龙湿地、大庆市、大庆百湖之城。这两条线路的主要区别在于,东线涉及的湿地多为自然原始风貌保存较好的地点,而西线的开发程度更高,人工设施的配置和影响都要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从我个人的意愿来看,位于祖国最东端的珍宝岛和黑瞎子岛,显然更具神秘色彩与吸引力。因此我一直在心中默默许愿,希望被分到东线进行体验采访。没成想,幸运如期降临,我被安排到了东线,这一结果令我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 早晨八点,依依不舍地和晨淇、迎春姐告别之后,东线部队先行离开了哈尔滨。短短两天的相聚,大家却都已经有了感情,仿佛认识了很久。出城的路上,一个红灯接着一个红灯,好像哈尔滨也觉察出了我们的难舍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汽车终于还是行驶在前往鸡西市的路上。今天的目的地是东北亚地区最大的淡水湖——兴凯湖。兴凯湖位于中俄边境,曾是中国最大的内湖,然而在1861年《中俄北京条约》之后,三分之二的水域面积被划给了沙俄。无论如何,这段历史已成为了现实。如今我们能做的,就是最大限度地维护和保护好现在仅有的水域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 从哈尔滨到鸡西,然后再前往兴凯湖湿地,路程长达六百余公里。出了哈尔滨城区,道路两旁就开始出现连绵不绝的玉米地,一直延伸到了天地相接的地方。不知道黑龙江其他地方的公路是怎样的,但今天行进的沿途,每隔十多米都能见到一簇簇开放正艳的鲜花,煞是好看。后来经过询问,得知叫做“扫帚梅”,带着疑惑又经过一番追问才明白,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格桑花。没想到青藏高原上因为季节原因没见到的东西,却在东北遇着了。走在这样的路上,远处有起伏的山峦,近处是健康茁壮的庄稼,眼前盈目的还有绚丽的鲜花,真是无比享受,相当愉快。

       同样令人感到愉快的,还有一同前往兴凯湖的伙伴们。一位是常年从事湿地和水产研究的,东北林大的博士生导师于洪贤老师,另一位是自由撰稿人,走过六十多个国家的旅行者微博大V陈婷老师。一路上听着她们讲述着各种趣事,漫长的旅途变得活泼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 600多公里,我们从晴天走到了雨天,从平原走到了山地,也从白天走到了傍晚。终于在下午六点,最终抵达了兴凯湖湿地。室外的气温很低,手机上显示十几度,而实际感受还要显得低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经历了漫长的乘车过程,每个人都显得有些疲惫,望着天色已晚的兴凯湖,好不容易才抵达,却又暂时无法深入接触,不禁有些遗憾。好在接下来的一天半我们还会待在这里,有充分的时间来体验和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 驻地周边实在太过安静,以至于从城市过来的我们有点儿难以适应。时间不早了,为了明天早起的采访,今天先行休息,明天再给大家讲故事吧。

记者 蒋旭峰

中国林业网1月3日讯  

笔名: